Welcome! 欢迎光临! Selamat Datang! ยินดีต้อนรับ! Bienvenue! 환영합니다! Aloha! Hoan nghênh! ようこそ!

旅美遊誌:爱在旧金山

Posted by thoo2  
2012
Mar 13

恋爱无季节,就似风一样不需任何理由地降临,并轻柔沐浴着人们;
当爱要离去时,人们总想伸手留住最后的什么,却失去理智地在空中乱舞双手,结果什么也抓不住;原打算逃离新加坡的情人节,没想到又陷入一处浪漫地令人融化的城市——旧金山。

那天,我在天光初透的旅店醒来,清醒的前一刻,我仍不确定今日的晨光将指引我步上哪一条旅路。倏然,耳际响起母亲常哼唱的那美丽旋律:“If you’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, 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”,我突然,也想买一朵花插在发髻,为我上一段稍纵即逝的爱情举办一场葬礼。这就是我选择旧金山这迷人的海湾城市,作为逃离爱情的原因之一。

诚然,我十分喜欢旧金山那耀眼多姿的滨海区及水畔船屋,陡峻的小山坡与天然美景,就如明信片一样,真实地重现在我眼前。还有旧金山特有的嬉皮文化与浓郁的艺术气息,以及旧金山人对时尚、自由的洒脱个性,让我无论漫步徜徉在任何街角,都能为之深深心醉,这时,我就了解自己并没选错城市。

古董叮当车Cable Car
旧金山的古董叮当车是世界仅存的手动操控式缆车,浪漫的电影总喜欢把维多利亚式的叮当车入镜。那天,它倏然在我面前呼啸而过,让人感觉走入电影般梦幻奇特!我立即取出相机,把浪漫的这一幕拍下留念。

旧金山早在1873年仍以马车代步的年代,叮当车就在街头奔驰;今天它一如往日,承载着观光客,以“当当当”的高亮铃声穿越旧金山街头。偶尔,司机还会以嘹亮地吆喝:“起程了! 紧抓扶手!”因乘客们总爱挂着叮当车开放式的车边,让迎来的冷风及加州特有的明媚阳光同时抚上脸庞,享受那冷暖交错的舒畅。看着有趣的这一幕,让身处这美丽悠闲大都市的我,心情也轻松愉快起来。

柯伊特塔Coit Tower
我继续拿着地图在街头到处乱窜,并以旧金山市区的最高点——柯伊特塔(Coit Tower)作为我首个名胜观光处。我兴奋地乘搭塔内的古董升降机,直登塔顶的360度观景台,看着云雾萦绕的旧金山市容,顿时予人隐居桃源的幻觉。我也努力地以心眼感受每个景点的美丽界限,让它们深深烙印在我心里。

“柯伊特塔高有64米,由柯伊特夫人捐赠,它外型参照消防水龙头而建…”我周围不知何时已被一群说中文的观光团包围。只见团员们忙于拍照,根本没几个人在聆听导游的讲解。团员中有一对情侣要求我帮他们拍照,几乎每个角落都拍遍后,其他团员竟也叫我帮忙拍,就这样有点半推半就地我就跟随了他们,当然自己也希望能顺道听一听导游的解说。

意大利天主教堂Saints Peter & Paul Church

我随着那观光团,一路走到北滩最显著最高雅的意大利天主教堂——圣彼得与圣保罗教堂(Saints Peter & Paul Church)。导游似乎注意到我突兀的存在,还以为他当场就要把我赶走,怎知他脸带笑意地留了我下来,但是,却要求我明天请他吃饭,就当是交了导游费。我看导游为人幽默风趣,而且,与他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,因此就答应下来。

然聊天半途,他突然静默,并淡淡地表示,有一天想在这栋拥有58.2米双尖塔的老教堂,举办一场只有两人的小小婚礼。我看着他那沧桑带点孤寂的脸庞,心底突然悸动起来,犹如被囚禁的灵魂被释放一样,渐渐地深陷恍惚的梦境。突然,他似乎察觉到我泛红的脸颊,我望着他微笑以化解尴尬,我总感觉他似乎知道了些什么。

渡轮大厦Ferry Building
我们相约隔天在渡轮大厦(Ferry Building),就是那栋建于1898年,曾幸免于两次大地震,并见证了旧金山多年变迁的美丽建筑物。

我心情很好,一边对每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微笑,一边在想:人在异国总是容易动情,这让异国的一景一物都那么地令人心醉。尤其眼前的渡轮大厦,展现了低调的巴洛克艺术(Beaux Arts)风格,让我忍不住细细观赏。我就站在大厦中央那75米高的钟楼底下,那里是整栋建筑物的耀眼之处,相信他一定会在人潮当中找到我。

每周三次的农夫市场(Farmer’s market)适逢在渡轮大厦,人潮熙攘地把宽敞的码头挤得水泄不通。空气飘来新鲜蔬果与自制果酱的气味,以及美食摊传来的食物香让我等得饥肠辘辘。然我还是极力在邂逅的每人身上寻觅他零星的影子,千千反反,却怎么也拼不出一个完整的他。钟楼因整点而发出两次的钟声似乎在告诉我,昨日欢愉的邂逅,根本就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境,飘渺恍惚直到踪影不见,因为,他是不会出现的。

渔人码头Fisherman’s Wharf
有人说,邂逅,是一个美丽的词语,美得让人陶醉的词语,遇到,然后分开。伴着离开的钟声,我一笑而过,并告诉自己也由此我们就永远的道别吧。迎着冷风,我淡淡地前往渔人码头(Fisherman’s wharf),看着在蓝天飞舞的海鸥,却感觉遍体鳞伤地孤寂。

眼前那人头熙攘的渔人码头,就位于第39号码头,是观光客的休闲天堂,吃喝玩乐一应俱全:糖果、巧克力、礼品手信、衣饰、保养品、家居饰品等,也有酒吧与各国美食餐厅汇集一堂。常驻於渔人码头表演的艺人正上演杂技,围观的人群很多,气氛热闹。还有码头正中央的旋转木马,高低迭起地随着欢乐的音乐旋转,然我的心情却如流沙肆虐,原来,我是在意他的。

我忍不住向对岸的海狮倾诉失落的心情,虽然海狮们同样是渔人码头的“过客”,南下巡游时,总爱以旧金山码头作为暂时的歇息地。可是,海狮们只管恣意地把甲板当作自家后院,慵懒地做着日光浴,一点也没有要安慰我的意思。突然,耳边响起他沙哑的声音:“终于找到你。对不起,我迟到了。”

我原谅了他因车子抛锚而失约的理由,因为这时候,他以颤抖而冰冷的双手紧握我的。我望着他,不清楚这是否爱情,还是一场我不愿意清醒的梦境,然它却那么真实地晃荡人心,又那么扑朔迷离。

此文刊登於新加坡《暢遊行》旅遊雜誌,”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”。

No Comments

(Required)
(Required, will not be published)



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 thoo2's Profile on Ping.sg